您的位置
主页 > 商业资讯 » 正文

国家政策性扶贫基金“输血”变“造血”贫困县咋长出扶贫产业

来源:www.epirce.com 点击:802

编者按:为了战胜贫困,我们必须把提高消除贫困的质量放在首位。 然而,要实现高质量和稳定的减贫,根本战略取决于工业。 深度贫困地区自然条件差,经济基础薄弱,贫困程度深,需要扶持和发展一批具有较强带动能力的特色扶贫产业。 记者就政策和措施如何帮助穷人、如何选择行业、如何解决发展问题以及如何帮助穷人进行了调查。

如何选择行业?

找出特征,瞄准市场,打造良好的生态竞争力。

你为什么赚钱?75岁的孙万喜奋斗了大半辈子。 他住在河北省康保县张集镇马安家村,该村位于张家口坝上。天气又冷又干又薄。 这对老夫妇种了8亩地,但他们找不到钱:“几年前我种了蔬菜,跟不上浇水的速度。种植马铃薯后,产量不能增加。不能只种莜麦,一亩打不到两百斤 “全村有197户和115户贫困家庭,占总数的58.3%

什么行业可以摆脱贫困?这也是康保县面临的一个难题。 目前,该县共有贫困人口41,200人,贫困发生率为16.8% 县长魏夏虹坦言,脱贫靠工业,但康保的年平均气温是2.1摄氏度,无霜期不到100天。传统农业没有出路。 70.1%的穷人因病贫困,没有工作能力。“房子堵窗户,家庭关门,村里没有年轻人”的现象很普遍,很难找到合适的行业。

康保的难题是贫困地区普遍存在的问题:条件差,基础薄弱。这种资源禀赋如何发展产业?

贫困地区工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董事长龚映秀认为,许多贫困县发展落后,但生态良好,污染少,这是落后的最大优势。 “作为国家产业扶贫政策基金,我们正在探索“基金+领导者+特色资源”的模式,以赋予精准的力量,聚集优势,帮助贫困地区建设有活力的扶贫产业 “

改变主意,康保的“劣势”也是“优势” 魏夏虹说,低温和风沙使农作物无法生长,但这是绿色农业的良好条件,流行病较少,成本较低。 干辛畜牧业等龙头企业看中了这里的良好生态,纷纷落户,扶贫资金跟进,产业加速发展。

孙万喜不认为贫瘠的土地可以用作大产业。 2016年,干辛畜牧进入该村,建立了一个有10个鸡舍的养鸡场,年产肉鸡30万只。 该村115户贫困家庭分享扶贫资金,每户每年分红720元。 埃里克说:“现在有股息、地租和生活津贴。年轻人可以去养鸡场工作。艰难的时代已经结束了!”

良好的生态变得有竞争力 干辛畜牧总裁夏夏秋说:“我们最大的优势是原产地的特点。康保鸡生长在草原深处,喝弱碱性水,吃谷物饲料。整个产业链是封闭的。生产的非抗性鸡已通过欧盟认证。牛腩可以生吃,质量健康且有保证。” 生长环境好,防疫投资低,成本也有优势。每只鸡节省1-3元。 "

功能也需要与市场相联系。 河北省阜平县是一个极度贫困的县,以寒冷凉爽的气候为特色,食用菌已成为扶贫的“第一产业”。 市场竞争非常激烈。富平食用菌的信心是什么?县长刘婧说:“同一个蘑菇,我们的气候可以在四季生产蘑菇,而且可以在不同的季节上市,这是很多地方无法比拟的。我们也卖蘑菇,我们在不同的层次上采摘它们,一个棚子可以把它们分成7个等级,通过市场细分,销售价格很高.

市场不担心,有办法摆脱贫困。 进入天生桥镇龙王庙村的蘑菇棚,蘑菇棒上密密麻麻地包着带小雨伞的蘑菇。 “到出菇的那几天,一天到晚都不敢合眼 “村民李春平的努力没有白费。这两个温室去年赚了40,000多元,摆脱了贫困上限

工业应该扎根 进入河北省灵寿县益生环保公司的车间,缝纫机一针一针地飞着。他们没有缝制布料,而是吸收了“水生植物” “材料是高科技的,生活还是缝纫工作,农村妇女靠手掌,一个人每月可以有2000元的收入 该公司董事长苏慧表示,他们的43家进口材料加工厂分散在农村各地,迫使3000多名妇女留在家里找工作。

找出特色,瞄准市场,特色扶贫产业逐一生根

钱从哪里来?

资金建立,机制创新,政府和市场共同发挥力量。

工业发展需要真正的金钱和白银,一些龙头企业报告说资金困难是最大的瓶颈。

首先,政策性资金很难到位

“扶贫专项资金很多,但投资工业并不容易。 “基层干部有顾虑。规章制度太多,需要70%的工业资金 把它送到贫困家庭就等于撒芝麻盐。如果供应企业担心他们会拿走扶贫资金,他们就不会通过审核。如果出了问题,他们将无法承担责任。

第二,社会融资困难

“为那些从事农业的人获得贷款并不容易 ”夏夏秋坦言,贫困县金融服务不发达,没有担保公司,缺乏抵押品,也无法获得贷款。 有些银行借钱给你,但月利息高达1个百分点。 苏慧说,市场上有一些融资渠道,但投资周期短、回报高不适合扶贫行业。

扶贫行业从何而来?

龚映秀说政府和市场应该共同支持工业发展。 扶贫产业基金将面向贫困地区,通过股权投资发挥市场作用,支持具有潜力和强大驱动能力的龙头企业发展壮大。

该基金在下雪时交付现金 3000万元注入阜平嘉信种植公司,蘑菇产业步入快车道 公司总经理顾明德说:“钱就像及时雨,帮助我们迅速形成规模,开拓市场。” 两年来,公司已建成1300个标准化温室,成为省级扶贫龙头企业。 “在康保县,7000万元资金投资干辛畜牧业,建成5个现代养鸡场、饲料厂和肉鸡加工厂,形成现代生态养殖和集约化加工的完整产业链。 在灵寿县,安永绿色建筑公司成长为一家新型节能企业,带动100多人脱贫。

基金搭建了一个平台,为政策基金投资于工业,然后投资于贫困家庭开辟渠道。 扶贫基金依托干辛畜牧业,利用银行向康保县屯垦乡200户贫困家庭每户发放5万元贷款,成为企业股东,期限为3年。企业还本付息,每年每户分红3045元。 “有了这笔资金,政府的投资就有了保证 ”康保县扶贫办公室的负责人说道

共同努力解决问题,这个机制就活了下来 阜平县出台了一系列食用菌产业政策:40%的财政补贴给予年产1500万棒以上的菌棒加工厂;全县设立担保公司,给予贫困家庭50,000-100,000元的贴息贷款;第一年,没有必要租温室.资金并不担心。龙王庙村的26户家庭谈到与企业合作租温室。 “蘑菇是最缺人力的,村民们只要愿意出力,就有工作要做 ”村民张兰蓉说道

灵寿县财政投资风险补偿金为3000万元,贷款按1:10的比例扩大;县农村信用社为贫困家庭量身定做,推出“全富宝”扶贫贷款,创建“合作社+贫困户”和“龙头+贫困户”的信用社区,使小额扶贫贷款惠及家庭。

工业成为“钱景” 阜平县蘑菇产业覆盖13个乡镇96个村。辐射带动了多个农户,其中3800户是贫困农户,平均收入超过2万元。

产业带就业 干辛畜牧业将招工年龄放宽到55岁,并雇用了680人。留守妇女和老年人已经成为主要力量。 严有芳镇北桥家村严复因病贫困,不能做重活。 两年前,他和妻子成为车间工人,每天早上6点和下午3点30分工作,两个月每月收入超过5000元。 “拉饥荒还在,可以着手娶他的儿子媳妇了 “

你是怎么把它变大的?

打破障碍、改善利益联系和创造良好发展环境的政策

贫困地区越深,市场参与者越不强大 实施工业扶贫的关键是做大做强龙头企业。

基金婚姻领袖不仅是资金的“输血”,而且是“造血”的功能 夏夏秋说,国家基金带来了新的想法。 干辛畜牧业位于首都上游的生态保护区,在康保站稳了脚跟。一个拥有330,000只肉鸡的农场和一个有机肥料厂将把每天生产的40吨鸡粪还田,从而从生态上保护一块可耕地,形成一个循环绿色农业。

企业崛起 苏慧表示,在基金公司的帮助下,益生菌和环保产品已成功上市,产品已转向高端。 在该公司的生产线上,一卷卷纤维过滤材料像流水一样涓涓细流。他说:“这种超细纤维用于水泥、钢铁等企业的高温除尘,除尘效果达到99% “创新使这家传统纺织企业得以顺利扭转局面,开发300多种新型环保产品,填补了中国空的60多个项目,成为中国环保产业协会的骨干企业

扶贫产业离不开农民。 顾明德深知食用菌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农民和企业的利益息息相关。 为完善利益联结机制,园区采用“六统一”模式,即统一棚舍建设、品种、制袋、技术、品牌销售、家庭养殖管理。“该行业的技术和资本密集型部分由公司承担,而管理和采摘等劳动密集型部分则由农民承担,他们只是把心思放在棚里。” “

发展遇到困难,政策突破障碍 “贫困家庭最担心的是赔钱。一旦他们赔钱,他们几年内不能翻身。 阜平县食用菌办公室主任韩亚辉表示,为了消除担忧,该县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成本价损失保险。

阜平县南梨园铺村乔余云在2015年贷款5万元建造温室。由于管理不善,第一批蘑菇一生产出来,蘑菇棒就腐烂成两半。 幸运的是,他买了“食用菌成本损失保险”:每根菌棒的保费是0.21元,政府补贴是60%,他只需要花8美分,保险公司赔偿9000元

行业发展不会一帆风顺 采访中,一些企业向记者报道,贷款门槛仍然很高,土地使用政策难以衔接,物流渠道不畅.龚映秀认为,这些都是发展中的问题。只要方向正确,政策资源得到充分利用,就没有障碍。

康保肉鸡业有了新的计划。今年,它计划再建五个养殖区,并启动食品深加工项目,这将使12,000个贫困家庭摆脱贫困。 富平食用菌产业也设定了目标。到今年年底,全县蘑菇种植总量将达到5亿枝,总产值将超过30亿元,带动3.2万农民,其中贫困农民13,800人。他们将能够摆脱贫困,稳步走向小康生活.

将做出准确的努力,帮助实现这一目标,并将加强和扩大一些特色扶贫产业。他们一定能够赢得与贫困的斗争。 (记者赵永平)



最新要闻

日期归档